萍乡市红十字会官网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政策法规>《索尔费里诺回忆录》:十六

《索尔费里诺回忆录》:十六

发布时间:2022-05-14     25468次浏览

1859 年6月

索尔费里诺战役

亨利 · 杜南目睹了战争的残酷和血腥

于是他写了一本书

《索尔费里诺回忆录》

书中建议

建立一个"伤病救护组织"

即红十字运动的雏形

近期

市红十字会将陆续刊发回忆录原文

帮助大家了解红十字运动的起源

 

      在医院的大病房里,军官一般是与士兵分开的,而且奥地利的伤病员也不与联军的伤病员混在一起。一排排的病床看上去没什么两样,但从每个床架子上的军服和帽子就能看出他们属于哪个部队。为了防止探望的人拥进来扰乱和打断医护工作,医院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战士们一个挨一个地躺在那儿,有的人看上去很彪悍,有的则显得很温顺,还有一些人嘟哝和抱怨着。到这里的第一天,每个伤员都显得很严肃。法国士兵性格活泼,适应能力强,坚决果断并且坚韧不拔,精力充沛,但是缺乏耐性,性情急躁。他们总是不动声色,显得不那么忧虑。正因为他们满不在乎,所以给他们做手术要比给心事重重的奥地利人容易得多。奥地利人非常害怕截肢手术并且常在孤独中自寻烦恼。穿着黑色长袍的意大利人,给予法国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但是他们所使用的一些方法——例如建议节食、放血、喝罗望子水——会让病人感到痛苦。

      在病房里,我发现了几个从卡斯蒂廖内来的伤员,他们也认出了我。现在他们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但是他们的烦恼还没完呢。他们当中有一个禁卫军的轻骑兵,他作战非常勇猛, 在卡斯蒂廖内是我第一次为他包扎的伤口。他的腿上有一处枪伤,躺在草褥子上,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眼睛红红的、凹陷着,从他黑黄的脸色上可以看出他正在发高烧,是伤口化脓引起的,情况很不好。他的嘴唇干裂,声音颤抖,战士的英勇已被一种隐隐约约的恐惧和无法控制的忧虑所替代。他害怕任何人靠近他已经生坏疽的伤腿。当做截肢手术的法国外科医生从他床前经过时,他抓过医生的手,紧紧握在自己滚烫的双手里,喊叫着:“别伤害我——我快疼死了!”

      但是手术必须要做,而且要尽快做。那天早上还有另外20个人要做手术,150人等着包扎伤口。因此没有时间为单独一个人停下来,对他表示同情或是等他下定决心。那个好心的外科医生,面无表情,只果断地说了一句“交给我们吧”,然后就迅速掀开毯子。只见那条伤腿已经肿成了原来的两倍,有三个地方流着脓,从紫色的痕迹上看,主静脉已被切断,这条腿的供血已不充足了。因此,唯一的治疗方法(如果能算个办法的话)就是截肢,要从大腿以上三分之一处开始。对这可怜的男孩来说,截肢两个字是多么恐怖!可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是即将来临的死亡,还是变成个残疾人悲惨地活下去。他来不及鼓足勇气去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他颤抖着问道:“噢,上帝,上帝,你要干什么?”外科医生没有回答,只说了声:“护理员,把他抬走,快点!”突然从那个男孩嘶哑的喉咙里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原来是那个笨手笨脚的护理员在抓住伤员的那条不能动弹又非常脆弱的腿时太靠近伤口了。当伤员被抬到手术间的时候,他伤腿的断骨插进了肉里,十分疼痛。他的腿因被摇动过而畸形地弯曲着。

      噢,那一幕太可怕了!他就像一只可怜的羊要被拉去作祭品。

      这个伤员终于被放在一个铺着薄垫子的手术台上。在他旁边的另一个台子上放着手术器具, 上面用一块手帕盖着。外科医生正全神贯注地准备手术。除此之外,他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一个年轻的助手抓住病人的两支胳膊,护理员握住了病人那条未受伤的腿,并使出全身的力气把病人拉到手术台的边上。这时病人惊恐地哭喊着:“别把我掉下去!”他挥动着胳膊,一把搂住了站在旁边的年轻助手的脖子。这个年轻的医生正要去扶他,也被吓得面色苍白,几乎和病人一样紧张与不安。